相关文章

湖南不经驾校培训也可直考驾照

湖南不经驾校培训也可直考驾照

2007年深圳市民焦彬状告车管所赢了官司维护了个人申请考驾照的权力,打破了学车考驾照必须上驾校培训这一的惯例。这一事件经媒体曝光以后,在深圳市、郑州市、衡水市实行个人直考驾照。事隔两年,考驾照必须上驾校培训这一的惯例,却在湖南又遭遇了颠覆性的的改变。湘潭大学法学院15名师生认为《湖南省机动车驾驶人培训考试管理暂行规定》违反了两点,一是违反上位法,公安部第91号令只对公民申领规定了考驾照的身体和年龄两个条件,并不要求考驾照必经驾校培训;二是违背行政许可法,增设了法律所没有的许可条件;另外行政许可法也规定政府不能强制性驾校培训,而这一文件又是暂行规定,有效期只有两年,它从2007年4月1日实施,到2009年4月1日已经失效。据此两点,师生们联合向湖南省法制办提出了《规范性文件审查申请书》,以请求撤销湖南省公安厅、交通厅联合制定的《湖南省机动车车驾驶人培训考试管理暂行规定》确立的“驾考合一”模式。 在报送国务院并反复审查研究后,湖南省政府法制办近日作出复函,明确认为湖南省有关部门“驾考合一”的规范性文件内容不符合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,并发出了停止执行该文件的函。这意味着今后在湖南学车考驾照,可不再通过驾校培训可以直接报考驾驶证。

直考驾照亟须制度创新

当然,“驾考合一”制度被叫停仅仅是第一步。如何确保公民的直考权还有很多后续工作要做。几年前,深圳市民樵彬成为不经驾校而以“散学”名义申请驾照的第一人。可是,在考试的时候,车管所可以提供驾照考试场地,但是没有驾照考试车辆。根据公安部有关规定,驾照考试车辆必须是经过改装的专用车辆。一般情况下,驾照考试用车都是由驾校提供,而樵彬由于没有上过驾校,所以也没有用来考试的专用车辆。由于借不到驾照考试车辆,樵彬不得不买了一辆二手车进行改装后,勉强达到考试车的标准。

针对废除驾考合一制度、推行直考驾照可能带来的问题,湘潭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欧爱民表示,如果相关部门不及时改变现有的程序和方式,为学车者提供便利,不进行制度创新、提高服务意识,学车直考驾照的自由选择权仍然很难得到保障,很难顺利实现,废除驾考合一的效果其实并不大,要么允许公民违法学车,要么变相强制公民进驾校。一个制度要破容易,关键在于建立一个新的制度。对于如何确保公民学车选择权,驾培行业如何适应直考驾照新局面,欧爱民建议:一是允许学车考驾照私人教练,私人教练可与驾校脱钩,二是设立公共学车考驾照场所,让直考驾照报考驾驶证者有地方合法学车,三是打破学车考驾照收费制度,报考者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交学车费用,打破动辄上千的固定考驾照费。

在杭州考驾照必须经过驾校培训

在浙江,在杭州,考驾照必须通过驾校培训!2006年1月1日起实施的《浙江省道路运输管理条例》第47条明文规定:“道路运输管理机构应当加强对机动车驾驶员培训过程的监管,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根据培训记录受理驾驶证考试科目申请。”杭州市机动车驾驶员培训条例中也已明确“驾照申请人必须出具驾校的培训记录” 的规定。也就是说,没有驾校的学车培训记录,交警部门是不接受考试申请的。所谓的驾驶培训记录,其实就是一份日志,记录了学员的学车过程,上面有教练和驾校的证明,对学员来说,这是学车考驾照内容不缩水的保证,更重要的是,万一以后出了交通事故,它是责任倒查的依据。2005年开始,启用杭州驾驶培训记录和考试倒查制度,对3年驾龄以内的驾驶员发生交通死亡事故,将由交警部门根据杭州驾驶培训记录,实行责任倒查。